找培訓上河北培訓網找培訓上河北培訓網

河北培訓網

咨詢電話
4006-678-560

河北培訓網網站優惠活動
 您現在的位置:資訊中心 > 中小學 > 家庭教育 > 怎樣教育富二代—《參與孩子的成長》

怎樣教育富二代—《參與孩子的成長》

發布時間:2013/5/29 13:22:16 編輯:share 來源:新浪教育
[標簽:怎樣教育富二代,參與孩子的成長,美國教育]

    最近弟弟來訪,在家里住了兩日。臨走前,他表示想給我女兒留下點零錢。畢竟自己是當叔叔的,上次來時小女才兩歲。他和自己的這位侄女七八年沒有見面了。這次兩人就和第一次認識一樣。做長輩的給個紅包作為見面禮,也屬于人之常情。我馬上告訴他:“我們之間這一套還是免了吧。大家彼此都不要給對方的孩子送錢。這樣會把孩子慣壞的。我們在家一直這樣教育女兒:要錢自己掙去。天下沒有白來的東西。”弟弟點頭稱是。事情也就這么過去了。

 

    事后我回想一下,送紅包的事情,在我們家里還是從二十多年前開始的。當時臺海兩岸關系開禁,從來沒有見過面的姨媽,從臺灣來到北京。一見面,我們這些小輩一人手里就一個紅包。姨媽自己沒有孩子,把留給孩子的愛心全都傾注到了我們身上,讓人心里十分溫暖。另外,當時大陸的生活水平很低,除了她帶來的禮物外,一個紅包就是幾個月的工資,對我們也確實有著非常實際的幫助。日后大家常來常往,給小輩送紅包就成了規矩。等大陸經濟起飛,我們的生活都大為改善后,還是繼續從她老人家那里拿紅包。等我們兄弟的下一代出生,這種紅包精神也就繼續傳了下去。

 

    我本來一直沒有覺得這有什么不對。直到有一次聽國內一位富人朋友說,他給自己的侄女買了很貴的禮物,竟被對方說“摳門兒”。年輕人受惠于長輩,不僅不心存感激,還覺得人家欠著自己。這樣長大,日后會成為什么樣的人?又怎么能有出息?

 

    靜心想想,一味地抱怨后輩也不公道。比如,我1979年上大學時,父母一個月給二十五元的生活費。其實這已經不錯了。記得班上的農村學生,一個月的助學金就二十二塊。他們周末還不象我能回家改善一下、一個月至少節省五六天的飯費。甚至有人還把錢省下來寄給父母。但是,我則對自己的二十五塊老大不高興,覺得父親一人月薪就一百七十,對我也太摳門兒了。經過不停地和父母討價還價,兩年后二十五終于變成了三十。可見,在沒有見過紅包的時代,在中國還處于赤貧的時代,我們這代人就是在這種向長輩伸手的價值觀念中長大的。如今經濟起飛,我們這代幾乎是較大的受益者,產生了許多成功人士。這種價值觀念,自然也潛移默化地傳給了下一代,習慣性地給他們禮物和紅包。可惜的是,下一代并不因此知足,經常指責你摳門兒。其實他們不過是重復我們當年對自己父母的行為。畢竟,我們年輕時經濟條件很差,即使現在有了錢,過去窮困中養成的節儉習慣也不會輕易去掉。結果自己覺得已經很大方的禮物。他們搞不明白:如果不是世界一流的牌子,你怎么送得出手?!

 

    在美國長大的小女,如今已經十歲。在我的記憶中,她很少向父母要東西,真要時也非常小心。她看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幾乎從來不直接提出要求,較多委婉地表示一下自己的向往。我們則經常順水推舟地給她機會,讓她設法通過自己的努力把想要的東西掙到,比如好好練琴以獲得獎賞等等。有時她表現非常好,我們主動給她獎勵,問她要什么。她能提出的多是幾塊錢的禮物,從來沒有非份要求,非常體貼父母的承受能力。在商店試鞋試衣服,不管自己多么喜歡,我們只要說“太貴”、“沒有減價”,她就毫不猶豫地把東西放回去。甚至她晚上臨睡前還向我致謝,感謝爸爸辛辛苦苦地工作,掙來錢使她能上鋼琴課。她一個月僅一塊零花錢,幾年下來一分都沒有花過,全存在銀行里,號稱要用來支付自己的大學學費。我自己從小向父母伸手的毛病,她一點也沒沾上。

 

    在我這個當父親的眼里,女兒永遠是上帝派來的天使。她怎么會有我這個大俗人的毛病?不過,冷靜下來用理性分析一下,孩子的品格還是養育的結果。我之所以沒有把自己的毛病傳給她,多少受益于我們當父母的環境,能不時地從美國社會教育孩子的良好習慣中汲取營養。

 

    舉個例子。女兒在音樂學校中有個好朋友安娜,比她小兩歲,但鋼琴則出色得多。我們每聽安娜彈琴都要嘆息:實在沒辦法,人家是天才!后來熟了才知道,安娜小小年紀,一天至少練兩個小時的琴,有時甚至超過三個小時。女兒則練一個小時都很勉強。安娜的母親南希是第二代的華裔,廣東人,醫生。她嫁了位德國工程師,兩人一口氣生了三個孩子,最小的才剛剛會走路說話。為了孩子,南希的丈夫辭職當起“家庭主夫”。每個周末,夫婦兩個帶著三個孩子,從緬因州單程驅車兩個多小時,到波士頓給安娜和她的弟弟上音樂課。最近因為實在受不了這番辛苦,從緬因搬到了新罕布什爾,把旅程減半。兩人對教育之瘋狂,也可窺一斑。

 

    南希和她丈夫,對孩子的關照無微不至。孩子吃的所有東西,其營養價值都經過充分的研究。她那“專業丈夫”酷愛烹調,準備一頓飯經常要兩個小時。飯上了桌,每道菜孩子們品嘗后都要投票,只要有兩個孩子投票反對,以后這道菜就不能上桌了。可是,南希對孩子嚴起來也到了不近情理的地步。一次安娜迷上電子游戲,沒有練夠琴,南希竟在安娜開演奏會時拒絕前來棒場。她告訴我們:“我從小就對這些孩子們講,長大想上大學,那就學好功課去拿獎學金,我是不會給你們付學費的。”我們聽了后暗暗為她的孩子叫苦:“你一個當醫生的,年薪幾十萬。而獎學金絕大部分是根據經濟需要給的,只有為數很少獎學金是按學業和素質頒發。這條路也太擠了。你的孩子到哪里能爭取到?況且,你的老大安娜也才八歲。難道你的孩子們還沒上學就得為自己未來的獎學金操心?”

 

    不過,聽她這么解釋,我們也明白了安娜為什么彈琴能如此用功。比起我們的女兒來,她生活在一個富裕得多的家庭,但是危機感卻可能大得多。最近她們一家又上演了另一臺戲,那就是作買賣。南希計劃明年夏天送安娜到德國學習音樂,而且要安娜現在的俄裔鋼琴老師陪同去。這種奢侈的教育,讓我們這等人只有望洋興嘆了。不過,南希告訴安娜:“家里沒有錢支付你老師的費用,你要想辦法自己掙出來。”可憐的安娜一急,決定把自己積攢了多年、也最為心愛的日式小橡皮出售給小朋友們。南希大喜,決定幫助女兒進行“企業擴張”,跑到玩具店討價還價,以五十美分一塊批量買下橡皮,再讓安娜按一塊錢一塊的市場價推銷。日后安娜一見我女兒,上來先要兜售橡皮。我們當父母的為朋友的人情所迫,已經先后買了三次。

 

    賣橡皮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安娜才八歲,生活圈子還小,就那么幾個朋友。大家買了一次,就“需求飽和”,不會再買。而且,一般一次成交就幾塊錢的金額,南希還要幫助女兒給買主準備感謝卡。我們每到周末就看見這母女倆提著一大箱橡在音樂學校的走廊里找買主,心里不禁暗笑:這可是人家的風險投資呀。一個年薪幾十萬的醫生,陪著女兒兜售橡皮,一個小時掙三四塊,收入不及最低工資線的一半,甚至有時談起生意來弄得安娜上課遲到。更不用說,批量買下的這么多橡皮,一半怕是也推銷不出去,最后肯定要賠本。

 

    南希的年齡我們自然不好問。女兒說她長得象個少女。估計較多三十上下。如此年輕,養育兩女一男,以及一位德國造的工程師“專業丈夫”,是典型的成功職業女性。真要經營橡皮,想來她也有足夠的智商不作這種賠本的買賣。其實,她賠的本就是在女兒身上投的資。她要想盡辦法讓女兒從小就明白: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甚至從自己的父母這里也得不到。我很難想象安娜長大了會變著法兒向自己的父母要錢。她從懂事起就沒有這個概念。

 

    我在《一歲就上常青藤》一書中,曾以自己在美國教育女兒的例子現身說法,強調父母向孩子傳授正確的價值觀念之重要。有些讀者孩子已經上了大學,看了這本書才追悔莫及,發現自己忘了這一點,導致孩子長大后有了這么多毛病,很難再管教過來。另有些讀者則說,我講得太理想主義。畢竟我女兒是在美國社會中長大,我的教育方法不適合“中國國情”。對這樣的批評,我并非不能接受。我常向親友講,在美國養孩子容易。比如,為什么女兒沒有我小時候向父母要錢的壞毛病?一是我們作父母的這樣教育她,一是整個社會環境對她這樣潛移默化。她的朋友是安娜那樣的孩子。她從這樣的朋友身上學到的東西,只能強化父母對她傳授的價值觀念。但是,如果放在中國,她周圍的朋友也許都是拿紅包的孩子,而且可能聚在一起比誰的紅包較大。這樣,父母再想讓她辛辛苦苦地靠賣橡皮爭學費,她就未必那么容易接受了。所以,“富二代”不僅是個家教問題,也是個社會問題。

 

    不過,社會問題是能夠被改正的。這就需要我們這代做父母的人在教育的價值觀念上形成一種共識。這種共識如何建立?我和弟弟的那番談話就是個起步。我們這代人首先要在親友中開始這樣的討論,最終形成一種新的文化,為下一代的成長提供良好的環境。這是一種對社會的責任。為人父母的履行這種責任,就是履行對自己孩子的責任。

 


—— 本文轉自薛涌的新浪博客


版權所有:河北培訓網   經營許可證編號:冀B2-20130049  冀ICP備13003832號-2  

      河北培訓網在線咨詢QQ1796591517咨詢QQ:1796591517   電話:4006-678-560     E_mail:[email protected]

聲明:本網站所發布的所有信息,未經協議授權,禁止復制使用!   

河北小朋友微信
 關注河北小朋友微信
幸运农场怎么买容易中